首 页 | 机构职能 | 通知公告 | 工作动态 | 名人故居 | 东城史志 | 史志研究 | 地情资料 | 法规规划
首页  > 史志研究
彭真对加强干部队伍作风建设的历史贡献

王钦双

    干部作风是干部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外在反映,是干部党性修养、政治品质、道德境界的具体表现。加强干部队伍作风建设,是党的干部队伍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长期的中国革命和建设过程中,彭真对干部队伍作风建设极为重视,不断探索干部作风建设的途径和形式,提出了一系列关于干部的思想作风、学风、工作作风、领导作风等方面建设的思想,丰富和发展了党的作风建设理论,为加强干部队伍建设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一、坚持实事求是,树立理论联系实际的马克思主义学风,反对脱离实际的主观主义

   理论联系实际,是中国共产党的辩证唯物主义思想路线,也是党一贯坚持的思想和作风。学风的问题,实质上是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态度问题。在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践中,彭真一贯重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习和运用,坚持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际结合起来,为干部树立理论联系实际的马克思主义学风提供了重要的方法论指导,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作为一位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彭真始终强调党员、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要认真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他在1955年7月北京市第一次党代表大会的总结报告中强调:“领导有政治、政策领导,有组织领导,但最高的领导是思想领导。……而加强思想领导,最根本的方法就是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学习毛泽东思想,提高理论水平。”针对许多负责领导实际工作的干部因为忙于当前繁重的工作,看理论书的时间也较少,学习理论的空气一般也不够浓厚的现象,他强烈呼吁和要求:“所有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都要加强理论学习,尤其是要学习哲学,学习马列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①他指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这个精神武器,是现代化的武器。掌握了这个精神武器,才能正确地观察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才能做到实事求是。”②同时,他认为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不能为学习而学习,不能满足于熟记一般的公式和机械的教条,而应该重点领会和掌握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实质、立场、观点和方法。他强调:“真理常常是具体的,如果不满足于一般的公式,而是要真正领会它们,那末便不是咬文嚼字背死书的教条主义的读书方法、学习方法所能解决的,必须以企求实际应用的精神,逐件逐件地精读,深入地研究,热烈地讨论,反复地、深思熟虑地、细心地体会,才能真正领会贯通和实际应用,同时也一定能够真正领会贯通。”③彭真强调和倡导的这种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方法,不仅具有重要的实践功能,而且具有重要的方法论意义,对于今天加强干部理论学习、树立马克思主义的学风仍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在强调领导干部要努力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同时,彭真更加重视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解决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问题,努力做到实事求是。他强调: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学习的目的在于运用。因此,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是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唯一正确的方针。在《宣传工作必须从实际出发》中,他指出:“所谓理论与实际结合,就是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导下,从实际中找出它的规律,再拿到实际中去解决问题。问题在实际中,解决问题的办法也在实际中。”④为此,他总是强调要实事求是,要敢于实事求是。1958年11月,他在《前线》发刊词中强调:“我们必须,也只能实事求是地、老老实实地按照客观规律办事,按照客观规律改造现实”;“不能违背客观规律,任意乱干”;“更不能像风筝、氢气球一样,随风飘荡,即跟着空气办事”。他谆谆教育干部,“对待工作中的成绩和缺点,做得对或者不对,必须采取马列主义的老实态度,都当作客观事物对待,是就是、非就非,好就好、坏就坏,多就多、少就少,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严肃谨慎地对待。”⑤他又说:“必须实事求是,不能自以为是。实事求是,就是按辩证唯物论办事情;自以为是,就是唯心主义、主观主义。……要实事求是,部分对,就是部分对;基本对,就是基本对;部分错,就是部分错;基本错,就是基本错。”⑥他最不喜欢那些察颜观色、趋炎附势、随声附和、随波逐流的人。他认为这种市侩主义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不相容的,是同共产党员的品质相违背的。他经常讲: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共产党员是老实人,对事对人,对上对下,对人对己必须实事求是,老老实实;处理问题,做工作必须按照党的原则,必须以客观事实、客观规律为依据,以人民的最大利益为准则。他还经常谈及毛泽东为中央党校写的校训:“实事求是,不尚空谈。”他要求干部牢记这八个大字。他说:实事求是是毛泽东同志对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简要概括。实事求是,就是反对自以为是。不尚空谈,就是实事求是地解决问题;就是要实干,不讲空话。

   要做到实事求是,必须坚持调查研究。他强调,调查研究是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必须自觉地、连续不断地对于当前的情况,当前的大势,对于社会发展规律,对于各种运动发展的规律,对于充满着矛盾的斗争形势,对于工作和不断变化着的群众的思想、政治、组织状况等等进行系统的调查研究。”⑦他认为调查研究“必须以马列主义作指导”;“不能脑子里先有个框框,把调查研究变成找一些例子来证明自己的成见是对的,而是要选择具有普遍意义的典型,深入地、系统地、实事求是地调查研究,最后才产生结论,作出客观、全面、符合事物本质的结论”。

   马克思主义就其本质来讲,就是批判的、革命的。彭真以深邃的眼光洞察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提出马克思主义是发展的理论,教导我们的干部要用发展的马克思主义指导新的实践,反对教条化地对待马克思主义。他指出:马列主义是革命的,而不是保守的;是发展的,而不是僵化的。当然,如果以教条主义的态度对待马列主义,不把马列主义同现实情况联系起来,即不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地研究解决问题,只是死记硬背结论和公式,那的确会使自己的头脑僵化,跟不上形势的发展。马列主义的创始人从来就反对用这种态度对待他们的学说。他深信,马列主义是革命的思想,他必定要随着生产和科学技术的发展,随着革命运动的发展和社会主义建设实践的发展而不断发展。因此,我们在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中,要把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统一起来,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进程,用发展的马克思主义指导新的实践。

   在长期的革命和建设的实践中,彭真不仅大力倡导各级干部要努力学习马克思主义,而且还身体力行,自觉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实践,成为全党学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楷模。在“文化大革命”中,彭真由于受到错误批判和林彪、“四人帮”的诬陷被关进了秦城监狱。在这段时间里,他静下心来认真读马列著作和毛泽东著作。狱中没有笔,无法批注,他就把牙膏纸撕成细条,用米饭将细条贴在书上,划学习重点。⑧晚年,彭真从繁重的领导岗位退下来后,更加重视学习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1988年7月,他到山东视察工作期间,组织身边的人员用了两周的时间,认真重读了《共产党宣言》。在学习过程中,他说: 《共产党宣言》的基本原理直到现在还是完全正确的,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随时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我们要学习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用来解决我们实践中的问题。一生中,他多次身处逆境,无论是在敌人的监狱中,还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受迫害失去自由的日子里,他始终坚信马列主义,坚信毛泽东思想,坚持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这是他一生中强大的精神支柱。正因为彭真一生认真坚持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自觉践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则,所以党中央在讣告中说:他在7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对共产主义具有坚定的信念,对党、对人民、对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无限忠诚,百折不挠,坚韧不拔。他孜孜不倦地学习马克思主义,坚持理论联系实际,善于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敏锐地发现问题,实事求是地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显示出创造性地开拓新局面和处理复杂问题的革命家胆略和组织才能。

   二、坚持民主集中制,倡导民主、务实、高效的工作作风,反对独断专行的家长制与命令主义

   民主集中制既是党的根本组织原则,也是群众路线在党的生活中的运用。坚持集体领导、反对个人专断是民主集中制在领导作风上的突出体现。彭真在认真总结党内由于家长制、一言堂和个人专断导致中国革命和建设曲折发展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倡导民主、务实、高效的工作作风,反对家长制与命令主义,为实现领导作风的民主化和工作作风的转变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坚持集体领导,反对个人专断。针对党内存在的家长制度、官僚主义和强迫命令等不良作风,彭真强调要健全组织领导,坚持民主集中制原则。他指出:家长制度、官僚主义和强迫命令的作风,是目前党内最大的缺陷。这种反民主作风的存在和不断生长是有其社会和历史根源及许多复杂的条件的。为此,他认为解决这种问题的关键,就是坚持民主集中制原则,加强集体领导,做到集体领导和个人分工负责相结合。他强调:“一切重要问题都经过集体决定,这就是集体领导、民主集中制的具体表现。”“没有集体领导与科学分工,就谈不到健全的组织领导。没有健全的组织领导,巩固党是不可能的。”但要在实践中真正做到集体领导并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这需要在召开会议之前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和精心的安排,否则,会议决定重大问题就容易出现走过场的现象。对此,彭真指出:“开好会并不容易,必须有充分准备,要有中心问题。比较大的会有几个中心问题要解决,还需经过一个或几个专门委员会,先深入的研究,准备意见,在会议上作报告。”⑨他的上述思想,对于加强集体领导,反对个人决定重大问题具有重要的方法论意义。

   党内民主是党的生命。发扬党内民主是发挥党员、干部积极性和创造性,克服强迫命令与官僚主义的重要途径。因此,干部在领导过程中,只有充分发扬民主,才能调动党员和群众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才能集思广益,并做出科学的决策,从而实现科学的领导。对此,彭真指出:“为了促进党员、干部发挥积极性,敢于负责,敢于提出问题,敢于批评缺点,必须充分发扬党内民主。为了纠正群众工作与政权工作中的强迫命令与官僚主义,更加密切党与群众的联系,也首先需要在党内发扬民主。”⑩而发扬党内民主的一个重要前提,是要在党内形成一个畅所欲言、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让大家讲话,更不能压制任何不同的意见。针对人们通常讲的“任何私下的议论都是‘小广播’” 的现象,他指出:“不是任何私下的议论都是‘小广播’,只要一不违背党的决议,二不违背党的政策,三不搞小组织活动,就不是‘小广播’。”{11}此外,他还针对人们认为因发扬民主会妨碍严格执行纪律的担忧,指出:“严格执行纪律和发扬民主并不矛盾,是相辅相成的。”{12}这些思想,对于领导干部广纳群言、集思广益,发扬民主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彭真不仅始终倡导民主的工作作风,而且身体力行、躬身实践这种民主的作风。例如,他在任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期间,确定常委会的重要日常工作都经委员长会议酝酿讨论提出,而不是由委员长个人决定;确定在召开常委会期间,召开联组会议,用联组会议的方式,让常委会委员和各地方、各方面列席的同志,都可以就有关的问题充分展开讨论,谁的意见对,就采纳谁的意见,最后形成结论。彭真多次说过:“我的话又算又不算,对的就算,不对的就不算,大家赞成就算,大家不赞成就重来。”在主持会议讨论问题时,无论是赞成的,还是怀疑的,甚至是反对的,他都鼓励各抒己见,平心静气地讨论、辩论,引导大家把主要问题集中讨论、辩论清楚。凡是在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过的同志都说,这届人大常委会的民主空气越来越浓厚,是最民主的一届。当时有的同志还为讨论来讨论去,程序太繁,嫌麻烦。彭真说,实行民主,就是需要交换意见,需要商讨,需要时间,有人可能会嫌麻烦。民主需要时间,这是毛主席在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始时向大家讲过的,“实行民主是麻烦,但是不能怕麻烦。”

   三、坚持群众路线,树立密切联系群众的优良作风,反对脱离群众的官僚主义

   群众路线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工作路线和工作方法。密切联系群众是我们党的优良作风和政治优势。彭真从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这一历史唯物主义原理出发,科学阐述了群众路线的重要性,提出党和干部要密切联系群众,防止脱离群众的危险。这些思想为转变干部工作作风,密切党群、干群关系指明了方向,极大丰富了党的群众路线的理论内容,也为今天加强领导干部作风建设提供了重要的启迪。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成为全国范围内的执政党。执政党最容易犯的一个错误也是最严重、最致命的错误就是脱离群众。彭真从党所处的执政地位的实际出发,科学预见到党和干部有脱离群众的危险,体现了鲜明的忧患意识。他指出:在我们执政以后,群众路线自觉地削弱了,放松了,自上而下的多了,自下而上的少了;有些事情应该办,但没有很好地同群众商量。据此,他指出脱离群众是最危险的。为防止此种危险,就要密切联系群众,始终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他说:“脱离群众是最危险的,它将使我们失掉力量,陷于灭亡。……我们必须与群众结合,让群众来检查我们的工作与干部。”{13}他谆谆告诫我们的干部:要永远记住,共产党员是人民的儿子。共产党的存在,决定于人民的需要,人民不需要就要取消。{14}共产党员跟群众关系不好,就如同古希腊神话中的安泰离开了地神,就没有力量。党员和干部要对革命无限忠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党员和干部同无产阶级群众和非无产阶级的劳动群众都要密切联系、血肉联系。党的方针、政策正确,不光是自己觉得正确,还要群众经过实践的亲身体验,确信你的政策是正确的。

  贯彻党的群众路线,必须反对脱离群众的官僚主义和命令主义。彭真对脱离人民群众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命令主义疾恶如仇,对于党员和干部中的贪污腐化现象一贯主张严厉惩处。早在上世纪50年代初,他首先在北京市党的组织中倡导整风,克服脱离人民群众的作风。1956年8月,他在北京市一届人大会四次会议上专门作了克服官僚主义作风的发言,号召代表揭发、批评脱离人民群众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的作风。他形象地提出要反对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中存在着的:看到问题不解决,推来推去,拖来拖去的“看洋片”、“打排球”、“山药蛋”等不负责任的官僚主义。他严厉批评了只在纸上批意见而实际上不解决问题的“绍兴师爷”的文牍恶习和上班喝茶、看报,松松垮垮,磨时间、混饭吃的旧衙门作风。当时在北京市干部和人民群众中引起强烈反响。对于群众深恶痛绝的命令作风,他进行了猛烈地抨击,指出:“强迫命令作风是国民党作风,是反动的,不是我们的作风。”他语重心长地警告同志:“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不但会使我们脱离人民群众,并且会断送一部分干部、党员,甚至断送革命。”{15}由此可见,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就必须根除各种形式的官僚主义、命令主义的作风,树立密切联系群众的优良作风。

   四、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发扬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作风,克服党内存在的非无产阶级思想和作风

   批评与自我批评是中国共产党的三大优良作风之一。能否坚持和自觉做到批评与自我批评既是党内生活正常化的重要标志,也是党的干部健康成长的重要条件。彭真在领导中央党校整风及以后从事领导工作中,多次强调要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问题,并把它作为一种作风来提倡,极大地丰富了党的作风建设理论,为在党内形成良好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风气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为了提高党的战斗力,克服党内的消极因素,彭真一贯提倡认真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达到党内思想的统一和团结的增强。他指出:“在党内必须加强组织性纪律性。组织性纪律性的养成,要靠认真检查、总结工作,开展自我批评。下级机关不能按质量完成上级机关布置的任务,也要进行认真的自我批评。”{16}他谆谆教导同志:“我们不仅要自己揭发缺点、错误,还要别人揭发自己的缺点错误”,“要敢于揭发别人的缺点错误,不要怕得罪人”。他严厉批评党内存在的八面玲珑、态度暧昧、模棱两可的中庸主义者,号召党员和干部要同这种错误倾向做坚决的斗争。针对部分干部在群众工作中存在的害怕自我批评的不良现象,他提出我们的干部坚持走群众路线要敢于自我批评,不怕“脱裤子”。他指出:“以批评与自我批评来说,和党两条心的人是害怕自我批评的,怕露原形;他批评别人,纯带破坏性,是破坏党的。和党半条心的人也怕批评与自我批评,他的自我批评往往避重就轻,不接触错误的实质;他批评别人是打击别人,抬高自己,或者吹嘘别人,让别人捧自己。”为此,他鲜明地提出“真是走群众路线,就要做到两点。一点是你的意见是对的,就要说服别人。说服不是压服、管服,不是打击、戴帽子。这是一个本领。……再一点是你错了,就要承认错误。很多人的病就是怕‘脱裤子’。”{17}他主张在批评与自我批评方面,领导者要作出表率。他指出:“党的领导者作自我批评,不会丧失威信。共产党是民主集中制的党,没有民主不行,没有集中也不行。我们的口号是: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首先是自我批评。”{18}彭真不仅提倡领导者要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而且言行一致,表里如一。在起草七千人大会的报告中,当起草委员会讨论错误的责任时,彭真发言说:我们的错误,首先是中央书记处负责,包括主席、少奇和中央常委的同志,该包括就包括,有多少错误就是多少错误。毛主席也不是什么错误都没有,三五年过渡、食堂都是毛主席批的。我们对毛主席不是花岗岩,也是水成岩。毛主席的威信不是珠穆朗玛峰也是泰山,拿走几吨土,还是那么高。现在党内有一种倾向,不敢提意见,不敢检讨错误,一检讨就垮台。如果毛主席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错误不检讨,将给我们党留下恶劣的影响。从毛主席直到支部书记,各有各的账。书记处最大的错误是没有调查研究。他的这段慷慨陈词,成了七千人大会最引人注目的亮点之一,他是惟一一位在大会上指名提出毛泽东犯了超越阶段、办公共食堂的错误,并且应该检讨的人{19}。他的这段讲话,堪称勇于坚持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经典,不断为人们所传颂。

   中国共产党是在两条路线斗争中巩固和壮大起来的。党内最本质的矛盾,就是无产阶级思想和非无产阶级思想的矛盾。因此,在党内斗争中,广大党员和干部要敢于坚持真理,随时修正错误,克服存在的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以积极的思想斗争来维护党的团结和统一。对此,彭真指出:“所有这些争论的本质是什么?就是无产阶级思想与非无产阶级思想(主要是小资产阶级思想)的斗争。斗争的结果,是党内思想的统一和团结的增强。共产党就是在克服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和倾向中成长壮大起来的。”{20}在主持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期间,他多次召集全国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副秘书长开会。他要求秘书长们一定要按党性办事,不搞派性,防止派性侵入。应该具有敢于坚持真理,按党的原则办事的精神,不应该怕这怕那。要养成这种坚持真理、随时修正错误的作风。

 

注释:

  ①②③⑤⑥⑨⑩{11}{12}{13}{16}{17}{20}《彭真文选》,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91、604、59、316、356、30、27、68、228、154、26、66~67、72页。

  ④⑦{15}《站在革命和建设的最前线——彭真同志关于北京工作的言论摘编》,北京出版社1992年版,第184、254~255、263页。

  ⑧彭真传记编写组等著:《彭真传略》,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299页。

  {14}{18}《彭真传》编写组:《彭真年谱》(1902-1997)上卷,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256、244页。

  {19}张素华:《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中国青年出版社2006年版,第108~109页。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中共北京市东城区委党史办公室 北京100007)

 
   
 
Copyright © 2010 东城区政府版权所有